樱桃app视频免费

“贺新,首先祝贺你!作为第一个拿到柏林影帝的华人演员,你创造了历史,能谈谈你此时此刻的心情么?”

“谢谢,我感到很荣幸!此时此刻的心情当然是高兴了。这是我第三次来柏林,之前还去过两次戛纳,两次威尼斯。但不管怎么说,我觉得我还是特别幸运!”

“这次你战胜了詹姆斯.腐兰兰、本.斯蒂勒等这些之前呼声都很高的好莱坞明星,你觉得你的优势在哪里?”

“呃,只能说《钢的琴》更符合评审团的口味吧。”

“请问你接下来还有什么新片计划?”

“目前有一部,是根据陈彤老师的同名改编的都市爱情片《我愿意》,准备在今年上半年开机。如果一切顺利的话,我想在明年的春节档就能够跟观众见面。”

他也趁机为《我愿意》打一波广告。

国内的记者们显然对这个话题很感兴趣,忙又问:“仍然和程好合作么?”

“程好老师可能要休息一段时间,暂时没有这个计划。”

“那女主角是谁?”

“就是在《钢的琴》中扮演我前妻的蒋琴琴老师。”

“蒋琴琴这次为什么没来呢?”

长发气质女孩白皙水嫩甜美清纯

“我们邀请了,因为时间上可能有些冲突,所以就没来。”

也有记者很敏锐提问道:“贺新,刚才你说程好要休息一段时间,是不是怀孕了?”

“呃……”

贺新不由愣了一下,想想也是,两人去年刚刚领证,眼下又要休息,很难不会被人联想到怀孕这件事。

“没有,没有,我只能说目前还没有。”

“这么说,你们是打算要孩子的咯?”

“那当然,我在《钢的琴》里饰演了好爸爸,当然我也想在生活中也成为一个好爸爸。”

说着,他又摆摆手笑道:“你们看我们今天身处在一个美好的电影节日里,还是聊聊和电影有关的话题吧,没必要揪着我的私生活不放吧?”

难得贺老师畅所欲言,记者们也笑了起来。

马上又有人问:“这次《团圆》也拿到了最佳编剧的银熊,三部入围的中国电影,目前只有《三枪》两手空空。而且无论是国内还是在柏林,观众普遍对《三枪》的评价不高,对此你怎么看?”

贺新稍稍沉吟了一下,字斟句酌道:“《三枪》是一部实验性质很强的电影,是导演对一种新的创造风格的尝试。至于你说的没有获奖,我只能说《三枪》偏技巧性的创作风格确实不太符合今年柏林‘返璞归真’的追求方向。”

虽然目前最后的金熊奖还未揭晓,但《三枪》从国师提前离开的那一刻,注定和奖项无缘了。

“贺新,你能谈谈《团圆》么?”

“这是一部好电影,特别适合在现在春节的时候看。而且作为电影节的开幕影片也非常符合本届电影的主题。王桉导演的艺术水准是有目共睹,大家都很佩服。”

现场除了群情激昂的内地记者,还有围着不少来自香港和湾湾的记者,早已被挤到外围的西方记者根本捞不到提问的机会,而且还要通过翻译,很麻烦。

不过相比这次内地三部影片入围主竞赛单元,接连斩获两座银熊的高光时刻,香港和湾湾的几部参展电影还真的有些拿不出手。

也有香港记者提问:“贺先生,请问你对获得新生代单元水晶熊大奖的《岁月神偷》怎么看?”

贺新今天心情很好,还跟现场提问的香港记者开起玩笑道:“看到片名,尤其还是华哥和吴君如主演的,起先还以为是江洋大盗的,没想到是一部这么催泪的文艺片。真的很感人,特别具有香港特色。用罗启锐导演的话来说既是:‘岁月也许偷走了我们很多东西,比如爱情、亲情、友情,还有我们的爸爸妈妈,但是岁月也留给我们一些东西。’真的非常好!”

湾湾记者也不甘示弱,忙也举手问道:“那么《一页台北》呢,能谈谈么?”

“呃,《一页台北》能够获得青年导演论坛的最佳亚洲电影奖,自然也是一部好电影。”

没办法展开说,他都没看过这部电影。

那位湾湾记者显然对他的回答不满意,还想追问,但此时突然“轰”的一声,被挤在外围的那些西方记者们一阵骚动,紧接着就听到会场内一片热烈的掌声。

不用贺新发问,马上就有记者激动的反馈:“《蜂蜜》拿下了金熊!”

“土耳其电影《蜂蜜》斩获金熊!”

哈!

贺新意外的同时,第一个反应就是柏林电影节对美国佬真是不待见。不过在好莱坞电影到处攻城掠地的今天,这种情况似乎也喜闻乐见,总不能好事让大个儿占了不是?

《蜂蜜》这部片子他没看,当初场刊给出的评分好象也是2.5分,跟《钢的琴》持平,虽说贺新拿了影帝,几乎已经注定了《钢的琴》和金熊无缘,但是此时看到一部跟《钢的琴》差不多的电影拿下了金熊,心里难免还是有点小遗憾。

《蜂蜜》是部土耳其电影,导演塞米.卡普拉诺格鲁这个名字对于贺新来说也并不陌生,07年《双驴记》斩获威尼斯电影节评委会大奖的时候,他执导的《牛奶》也同样入围了主竞赛单元。

《蜂蜜》是他继《蛋》、《牛奶》之后的“约瑟夫三部曲”的完结篇。事实上这部片子也恰好符合本届电影节的主席——家庭。正如迪特.科斯里特在开幕电影《团圆》之后讲的那样:“今年我们的主题就是家庭,经济危机让我们烦恼,那我们就回归家庭。”

闭幕式结束后还有官方的招待酒会,作为新晋影帝,贺新在酒会上成了别人追逐的目标,寒暄、赞美、合影……

也许有些确实是真心实意,但可能文化的隔阂,加之他的英语很差,始终还得通过小豆丁跟别人交流,让他很不自在,总会有种格格不入的感觉。

好不容易撑到酒会的下半段,看见终于有人开始告辞了,赶紧闪人。

一进门,就见客厅的茶几上摆着几个保温饭盒,旁边还有一瓶打开正在醒的红酒以及两个高脚酒杯。

“回来啦,我还以为你还有一会儿呢!”程好从里面的卧室走出来,满脸都是浓浓温柔。

提前回来的她早已换下了礼服,穿了v领设计的黑底带小黄花的连衣裙,腰线没有收的很紧,显得随意轻松,脸上还画了个淡妆。

以前每次媳妇只有一回到房间不是睡衣就是家居服,今天居然还刻意打扮了一番,看的贺新一瞬间有点愣神,忙道:“酒会没意思,光喝酒,又没菜,说话也听不懂,提前撤了。”

程好嫣然一笑,走过来一边帮着老公脱掉身上的礼服,一边道::“就知道你没吃好,饿了吧,先去洗个手,我陪你喝两杯!”

“太好了!”这货眉开眼笑,捋起白衬衫的袖子,兴冲冲的跑进卫生间洗手。

出来的时候,茶几上的几个保温饭盒都打开盖儿了,好家伙,蜜汁叉烧、卤水拼盘、豆豉蒸排骨还有西芹百合和白灼西蓝花两道蔬菜。颜色很丰富,看着就让人胃大开。

贺新确实饿坏了,直接上手抓了一块叉烧放嘴里,一个劲的点头:“香!”

程好娇嗔着白了他一眼,直接就在地毯上放了一个垫子席地而坐,给两人的杯子里倒了酒,晃着酒杯笑道:“来,我敬你一杯,祝你心想事成,终于超过我了!”

这货忙擦了擦说,端起杯子,一本正经道:“不能说超过,从严格意义上来讲,柏林同样属于十二大a类电影节之一,所以咱俩顶多也就是平起平坐。”

“这可是欧洲三大之一,能一样么!别忘了你可是开创了历史,首位柏林华人影帝!我可不敢跟你比,别得了便宜还卖乖了,来,干杯!”

……

首都机场国际到达出口处,早早的就围满了记者,各种长枪短炮引来出站的旅客频频侧目,这阵势要远比当年迎接《双驴记》从威尼斯载誉而归要大的多。

“来了!来了!”

一个眼尖的记者忽然喊了一嗓子,马上备好了话筒。挤在两侧的同行丝毫不落于他的动作,也纷纷架起了设备。

首先现身的是几个推着装满箱子行李车的工作人员,接着是张蒙和周舒豪,记者们敷衍着问了几个问题,匆匆放过。又隔了半分钟是小豆丁和楚青,然后……呃,就没有然后了。

记者们赶紧拉住正要上车的小豆丁,七嘴八舌的问道:“贺新和程好怎么还没有出来?”

“对呀,胡总,贺新呢?”

穿着一件奶黄色的羽绒服,经常被贺新形容为“达利园小面包”的小豆丁如今也早已是圈内知名人士,尽管个子矮小,但气场强大,仰着头回答:“哦,他俩没有回来,在欧洲度蜜月呢!”

说完便甩着马尾,颠颠的上车扬长而去。

“……”

记者们顿时被集体玩坏的敢脚,一个个在风中凌乱。

……

“哇!这就是西西里啊,太美了!”

站在西西里锡拉库萨市中心一座叫奥替迦古城的中心广场,程好由衷的感叹道。

这里四周都是建于文艺复兴时期的古建筑,此时正值傍晚,按照在古建筑外立面上的橘黄色的灯光刚刚亮起,显得格外壮观和美丽。

电影节结束后,他们便从德国出发,途径瑞士、法国、荷兰、死板鸭、意大利。最后一站便是被贺新称之为“朝圣之旅”的西西里。

因为这里诞生过《天堂电影院》、《海上钢琴师》等伟大的电影。尤其是今天所在的锡拉库萨的奥替迦古城的中心广场,贺新面对着锡拉库萨大教堂,仿佛看见了美丽的少妇玛莲娜身穿合身剪裁的连衣裙,一头栗色卷发随着步伐左右摆动,穿梭在大广场的东西两侧,引起路边所有人频频侧目。

可惜今天大教堂的广场上只有三三两两的人头攒动,没有电影里拥挤喧闹的人群。

“发什么呆呢?”程好推了他一下。

“呃,没有,这是被这里的景色震撼到了。”贺新忙道。

程好打量了他一下,哼道:“切,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刚才是不是在想莫妮卡.贝鲁奇啊?”

咦?

程好看他瞠目结舌,满脸得意道:“你别忘了,我也是看过《西西里的美丽传说》这部电影的。”

说着,挽着老公的胳膊一脸向往道:“哎,我还记得莫妮卡.贝鲁奇演的玛莲娜就住在海边的一个小院子里,院子里还有棵大树,那个小男孩就是趴在那棵大树上偷看玛莲娜。也不知道那个小院还在不在?”

贺新也是一脸感慨道:“应该肯定还在,明天我们沿着海边去找找?”

“嗯!”

程好重重的点了点头:“我记得这里的海边也特别美,咱们明天租两辆自行车,沿着海边骑着自行车也一定很爽。”

拍够了照片,两人沿着来时路慢慢朝下榻的酒店走去。这里曾经经历了从古希腊时期到古罗马帝国,从阿拉伯统治时期到法国统治时期,再到死板鸭的统治时期……

各种风格鲜明的建筑使这座城市犹如一座露天的历史博物馆。在那些幽深的庭院里,拱形门廊优雅的雕刻、石柱,还有青铜的门饰都依旧。

更神奇的是,这里的古建筑依旧居住着很多居民,傍晚时分,当地居民在橘黄色的灯光映衬下进进出出,特别有烟火气。

“哎,你小时候有没有象电影里的那个小男孩一样偷偷喜欢身边的漂亮美女啊?”程好突然问道。

“呃……没有。”他坚决摇摇头。

本尊贺孝祖有过,喜欢邻居家刚刚生完小孩的大嫂,但在贺新的记忆中好像确实没有。

“那你有没有过那样?”

“哪样?”

“就是那样嘛!”

程好看看左右没人,居然偷偷做了个鲁管的动作。

“没有!”贺新瞄了一眼,依旧坚决不承认。

“就你平时老是一副猴急的样子,真没有?”程好显然不相信。

“真没有,这个小的时候弄的太多会伤身体的,象你老公现在这么棒,怎么可能有呢?”

今天别等了,身体不好,请假一天。

昨天着凉了,拉肚子,身体状态很差,休息一天,调整一下。

《我是演技派》今天别等了,身体不好,请假一天。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请重新刷新页面,即可获取最新更新!

我是演技派》笔趣读文字更新,牢记网址:..co

Tagg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