豆奶app最新网站

“千寻去你家……还是去我家?”

千寻摇摇头:“随便。”

“呃…..那就去我家吧。”

“嘿。”千寻害羞的点点头。

“……”这啥表情,不对劲啊!我说的是正经话,不是想的那个。

赵灿觉得吧,光看千寻的性格和长相,就是那种柔柔弱弱听男孩子说什么就是什么略微没有主见的小女生,男人在他面前很有自豪感。你完不会将这样一个小女生联想到她是山口组首目的女儿。

千寻这样的小女生不是一般人敢碰的,要不然被山口组几百万人追杀,那我不是开玩笑的。

千寻侧头看到赵灿表情有笑意,“阿灿你在笑我吗?”

“没有,千寻你有男朋友吗?”

“没有。”千寻摇摇头,“怎么了?”

“哦,我只是在想,要是你交男朋友了,把男朋友带回家见你父亲,估计男朋友会下尿吧。”

“哎,应该会吧。阿灿你有女朋友吗?”

邻家姐姐初长成

“有。”

“漂亮吗?”

“跟你一样漂亮。”

“谢谢。”很礼貌的点点头。

回到赵灿住的别墅,千寻在沙发上坐下。

赵灿倒了一杯水给她,“千寻别担心,你父亲没事的。”

“嗯。”千寻喝了一口水,指了指外面的温泉池,“我可以去泡温泉吗?”

“当然。你等一下,我去楼上给你拿浴袍。”

赵灿快速上楼拿上浴袍下来,看到沙发旁放着千寻的和服,顺眼望向后院温泉池,千寻背对着赵灿泡在里面。千寻并没有觉得很尴尬,反而很自然。

应该是穿了内衣泡的吧。

赵灿走上去心里松了一口气,果然是穿了抹胸,并没有像昨天空空那样露泡温泉。

这怎么能比,一个人朋友,一个是马上要结婚的准妻子。

“千寻,我把浴袍给你放在这里。”

“你不泡吗?”

“啊?”赵灿摇摇头,“你泡吧。”

“一起泡吧,曰本男女共浴很正常的。”

你瞧瞧,多懂事的一个女孩子。

“咳咳咳…..那我来了,呸,我泡温泉。”

千寻在水池里站起来,伸出手拽着赵灿的皮带,“我帮你。”

“呃,不用,我自己来。”

怎么回事,这范思哲皮带解不开了。

“还是我来帮你吧。”

“呃,谢谢。”

千寻帮忙给赵灿把皮带解开。

两人对立泡在温泉池水里。

赵灿问:“千寻你们经常这样男女共浴吗?”

“没有,我第一次。”

“第一次?”

“嗯。”千寻再次点头:“阿灿谢谢你刚才救了我。”

“都说不用了谢了。”

“嗯。”千寻伸手拿过旁边搓澡的工具,“需要我帮你搓背吗?”

“行吧。”赵灿胆子大了,敢让山口组首目女儿帮忙搓背。

只要心中坦坦荡荡,我赵灿又怕什么呢?帮救命恩人搓个澡怎么了,没问题吧。

赵灿背对着千寻,千寻站在赵灿身后帮他搓背。

赵灿是南方人,没搓背的习惯,没想到第一次搓背是在曰本,在一个女孩子的帮助下搓背。

“这样行吗?”千寻问。

赵灿点头:“嗯,很舒服,谢谢了。”

“嘿!”得到表扬的千寻,重重点头,心里美滋滋的。

还别说,这种指挥山口组话事人的女儿搓背,让她轻点就轻点,让她重点就重点,这种感觉很好。而且千寻很听话,让她干嘛就干嘛。

“千寻你在哪所大学读书?”

“东京大学。”

“哦,名牌大学。”

“阿灿你呢?”

“宁海大学,你应该没听过吧。”

“宁海漂亮吗?”

“还行,很漂亮,有机会你来宁海,我给你当导游,带你去参观风景名胜。”

“嘿!”

现在这种画面,赵灿想起来古惑仔里面山鸡娶了山口组老大的女儿,在浴室搓澡的那桥段。

还别说这种被伺候的感觉好很棒,主要是千寻很听话。

搓了十多分钟。

“行了,谢谢,千寻你以后应该是个很好的妻子。”

“嘿!”千寻点头。

千寻坐入水中,把工具递给赵灿,“你能帮我搓吗?”

“呃…..”

赵灿都还没拒绝,千寻已经背对着赵灿,等待了。

千寻的背很光滑白皙,湿漉漉的水珠顺着背部滚落。

千寻回头,“你没帮女孩子搓过背吗?”

“说实话还真没有,我…..试试吧,我手重,弄疼你了,你要说。”

“嘿!”

赵灿拿起搓澡的工具,学着千寻刚才给自己搓澡的样子很轻很轻的帮她搓背。

“你能重点吗?”

“嗯,这个力度怎么样?”

“嗯,可以加快频率,啊!太快了我受不了。”

“对不起,我第一次,我慢点,这样呢?”

“嗯,就这力度和速度,很舒服。”

“舒服就好。”

深夜的后院,一盏石灯透着微光,水池里,一女一男在腾腾的水蒸气中。

还别说,赵灿觉得帮女孩子搓背还挺不错的。

千寻微微回头含蓄的看看赵灿,点点头,示意这样很好。

每一次回头,赵灿都回应的点头。

主要是千寻太客气了,太有礼貌了。

泡的时间一久,两人的体温也上升了,赵灿感到很暖和了,手触碰到千寻的背部,也能感受到温度比刚才微微冰冷的温度高了不少。

赵灿看着千寻的背部,心无杂念。

这叫礼尚往来,你帮我搓背,我帮你搓背,在曰本很正常的——赵灿是这样麻痹自己的。

某一刻,赵灿停住了。

“出来了吗?”千寻微微咬着唇,脸蛋红红的侧头看着赵灿惊讶的表情。

“出来了。”赵灿盯着千寻光滑白皙的背部,不可思议的一幕发生了。

千寻站了起来,水刚好漫过千寻的臀部上。

千寻把头发撩成一团放在左肩上,又解开背上抹胸的纽扣,这样让完美的背部部展露在赵灿的面前。

赵灿背影去理会千寻的动作,只是看着她的背部。

光滑白皙。

赵灿很诧异的看着千寻的背部。

“阿灿好看吗?”

“很震撼。”

赵灿的眼神从千寻的腰部,顺着一点点显现的彩色刺青而游走直上,首先出现的是利爪,五彩羽毛、展翅欲飞的翅膀、炯炯有神的眼睛。

最后一幅覆盖住千寻整个背的刺青图案显现出来。

栩栩如生,相当震撼。

“漂亮吗?”

“很漂亮。”赵灿咂舌称赞,真的是不可思议,“这是凤凰?”

“嗯,神鸟凤凰,鸽子血刺青,只有遇热才能出现。是我父亲小时候刺的。”千寻捧着胸,说:“只有像传说中的凤凰一样,历经苦难,投入火中,经过千锤百炼,才能浴火重生,成为光芒万丈的神鸟。”

赵灿伸手轻抚背部的凤凰。

“你如果喜欢可以拍下来。”

“那我拍一张留个纪念。”

赵灿拿过手机定格在跟前千寻站着水中清纯可爱的抱着胸含蓄的回头望着背部神鸟凤凰的画面。

千寻穿上抹胸,转过身坐在赵灿身边,望向手机里自己的背影,“是不是很震撼?”

“嗯,相当震撼,让我想起来张起灵。”

“张起灵也有神鸟凤凰?”

“哦,他的是穷奇。”

千寻看着赵灿的眼睛说:“阿灿,只能你一个人欣赏,不能给别人看,可以吗?”

“ok,没问题。体温升高就出现,还挺有意思的。”

赵灿心说,那么……如果那个的话,岂不是更刺激?

Tagg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