抖音模式富二代app下载

池非迟收回看那个女人的视线,语气毫无波动地点评,“老师严肃起来还是很有魅力的。”

可惜,那个女人注定媚眼抛给瞎子看。

先不说这个女人没有妃英理好看,就算是他老师以往搭讪的女人和酒馆里的老相……呸,酒馆里的熟人老板娘,都比这好看一点。

灰原哀也收回看那个女人的视线,把注意力转移到其他人身上,耐心观察着某一个人的身份、性格、心理活动,想找找有没有媚眼抛给池非迟这个‘瞎子’看的漂亮女孩,替自家冷着脸还在外面不经意招惹女孩子的单身老哥看看有没有合适的目标。

上次在沼渊己一郎接近后,她没有感觉到组织的气息,当时就有点怀疑人生,当晚回去后还给池加奈打了电话,听听池加奈温柔的声音,就能得到一些安慰。

是她的感应能力消失了?是沼渊不够格?还是因为沼渊被非迟哥给度成小白花了?

沼渊在森林里居然还帮忙找光彦,非迟哥也给沼渊做了吃的,沼渊又扛着警察的压力、对‘非迟哥是七月’这件事保密,这么看,当初沼渊被非迟哥抓住的时候,两个人之间肯定发生了什么事。

她是不相信沼渊是那种会帮忙的人,当然,也可能是她有偏见,其实沼渊对小孩子很好。

事后她发UL消息问过池非迟,如果没有他,沼渊还会不会帮忙找光彦。

池非迟回答是,会。

她无法判断这是不是池非迟因为交情太看好沼渊,但姑且就相信池非迟的判断。

也就是说,她没感觉到沼渊身上有组织成员的气息,很可能是沼渊跟那些人不一样,也或许是真的不够格。

这是我们最初的起点

不过,也要防着她那种感知能力消失的可能。

直到刚才,她突然发现,不管她那种感知能力有没有消失,都可以尝试着掌握别的方式来看人。

如果感知能力消失,可以通过观察来弥补,虽不如高兴,但也不至于太被动,如果感知能力没有消失,也可以作为一个补充。

今天这么一看,就算这些很普通平常的海滩画面,似乎也藏着一些不普通。

那边的男人跟朋友前一秒还在跟朋友说话,转眼就在朋友看不到的角度露出一丝厌恶的神情。

带着小孩子的女人虽然坐在海滩上晒日光浴,但视线依旧不时注意着小孩的动向。

对了,还真有女孩子在留意她旁边沉默的男人。

那边有两个女孩子总是不经意地瞟过来? 然后窃窃私语,其中一个在笑,另一个红着脸? 有情况? 不过害羞那个看起来太乖了点? 应该没勇气上来搭话,让非迟哥上去……还是算了,但凡池非迟会主动一点? 她都不至于这么操心。

另外呢……

池非迟躺在一旁? 见灰原哀一边手盘非赤一边认真脸看海滩上的其他人,就猜到灰原哀是在尝试观察、分析这些人,继续闭目养神。

非赤是蛇? 再盘也盘不出包浆来? 不过最近天气热? 被灰原哀有事没事逮着一顿盘? 鳞片好像被盘得更光滑亮眼了。

不管了? 就当给非赤做美容了吧。

真正要担心的是非墨、非离两宠组? 昨天他才收到非墨的消息,说是非离已经找到了。

非墨是在四天前就找到非离了,通过不少海鸥的海上搜寻、非墨赶过去沟通确认,终于确实那只单独往大洋对面跑的虎鲸就是他让找的非离。

本来从静冈附近的海岸到东京附近的海岸,只要远远顺着陆地往北走就行了。

他跟非离不断重复过辨别方向的知识、地图路线? 非离还跟他保证:好哒? 我记住了!

结果呢? 根据非墨转达的消息? 一开始方向没错,非离确实是往北走了,不过非离对自己的赶路速度评估失误? 从静冈一路往北,一直跑到北海道以北,一度接近俄罗斯的时候,终于发现气温不对劲,自己可能跑过了,又向南折返,结果从另一边往南跑,一直跑到了鸟取县一带的大海中。

本来只是沿岸往北一段距离,愣是被非离玩成了绕日本北部一周。

在非墨发现非离的时候,非离似乎还打算继续往南折返,一直到了北九州那一带,也不知这么下去会不会跑到东海去。

养只虎鲸真不容易,就算不用他投喂,但大海这么大,信号也很少覆盖到,一不小心就跑丢了。

也真难为非墨了,在各个沿海地区收拢海鸥去找非离,非离路线偏得那么诡异都能找到。

四天前找到非离之后,非墨就到了岸上,抢了不知是哪个倒霉鬼的手机给他发了邮件。

是的,非墨的手机都找没电了。

之后非墨又告诉他,打算带非离从南部绕回来,指挥着非离达成‘绕行日本一周’的成就,顺便让非离意识到它赶路速度有多快、也让非离对日本有多大有个大概的了解。

昨天非墨再次联系他,说已经绕过了日本南部,到了福冈县一带。

由于他答应了毛利兰过来冲绳的船浦岛陪毛利小五郎录节目,就跟非墨约好了在这一带碰面,算算时间,非墨和非离大概会在傍晚时分抵达船浦岛。

就在池非迟躲凉偷懒的时候,服部平次和柯南也被毛利兰、远山和叶拎了过来。

旁边,电视台工作人员还在采访毛利。

“请问毛利先生,明天就是东西名侦探对决的日子了,你是否有信心?”

“信心?我从一开始就没有过什么信心,”毛利小五郎深沉说完,瞥着过来的服部平次,突然夸张大笑起来,“我所拥有的是,我名侦探毛利小五郎绝对不可能输给一个大阪来的小鬼的超强信心~哈哈哈!”

服部平次额头青筋崩起。

这个大叔……有本事公平一对一对决,别找工藤和非迟哥过来啊!

“喂!工作人员集合!”电视台节目负责人竹富雅男喊道,“我们要去做事先检查了!”

“事先检查?”服部平次疑惑。

“嗯!我们要前往你和毛利先生明天要去的那座岛屿,做一些外景准备工作,就是那座留有奇怪尸体和特别文字的岛屿,”竹富雅男兴致勃勃地解释着,又问道,“你要不要一起去啊?关西的名侦探。”

“这个嘛……”服部平次思索了一下,突然一手抱起柯南,跑到池非迟身边,一手揽向池非迟,“我们……”

池非迟躲开了服部平次伸来的手。

服部平次:“……”

这反应速度,简直了!

池非迟也愣了一下,刚才完是下意识的举动,避开之后才反应过来,正色道。“好好说话,别动手动脚的。”

服部平次突然有点伤心,他感受到了来自非迟哥的嫌弃,低头看了看两人的肤色对比。

嗯,非迟哥绝对是嫉妒他有健康色的皮肤!

要是他搂住非迟哥,非迟哥会显得更像小白脸的。

这么一想,他瞬间就不觉得难过了。

“咳,大家就一起去看看吧,”服部平次果断转移了攻略目标,笑眯眯看着灰原哀,“你也想提前去那个有故事的小岛看看吧?小……小哀~”

灰原哀顿时一个激灵,目光复杂地看服部平次,她第一次被人叫名字叫得这么不自在,连非迟哥这个冷面怪叫她都很自然,服部平次是怎么做到叫得这么别扭的,“叫我灰原就行。”

在服部平次的撺掇下,所有人都换了衣服,登上了去船浦岛的船。

船浦岛又被称做鬼龟岛,因为那座岛屿的一端很像海龟的头部,远远看去,就像一只匍匐在海面上的绿色巨龟。

这次节目之所以选在这里,是想用名侦探对决、解开岛上神秘尸体之谜做噱头,当地人希望在节目播出后,去那座岛屿上的人能多一点,带动当地经济。

听工作人员介绍了船浦岛的情况,灰原哀转头低声问池非迟,“他们能成功吗?”

“很难,”池非迟背对窗户坐着,黑发被风吹得凌乱,双眼隐隐被飞扬得刘海遮挡,神色依旧平静,“地理不占优势。”

“也对,”灰原哀若有所思,“只有像海龟这一点,没有观光价值,除非有财团来这里开发度假村或者别的旅游项目……”

池非迟点头,不愧是他妹妹,孺子可教也,“那你觉得站在投资方的角度看,有没有开发价值?”

灰原哀认真想了想,摇头道,“这里太靠日本南部了,除非用五年甚至更多的时间宣传,将这里鼓吹成旅游胜地,否则就算开发得再好,也排到旅游出行选择的前列,说不好最终是亏是赚,但有那些钱和五年时间,还不如去做别的投资。”

“喂喂,非迟哥,”服部平次走过来就听到两人在讨论这里的商业前景,有些无语,“出来玩就不要谈这些了嘛!”

灰原哀:“……”

对哦,他们是出来玩的,想那么多干什么……她绝对是被非迟哥带坏了!

“话说回来,”服部平次坐到池非迟身边,低声道,“非迟哥,你就算不帮我,也不能帮大叔啊。”

池非迟侧目看向站在甲板上看风景的毛利小五郎,“他是我的老师。”

这就是表明态度了。

至少他不会让自己的老师在电视节目上丢了颜面。

“啊……”服部平次焦躁地双手抓了抓头发,抬头,眼巴巴地看着池非迟,“可是,非迟哥,你不觉得这很不公平吗?”

“公平是什么东西?”池非迟平静反问,“能吃吗?”

服部平次:“……”

(╯ ̄Д ̄)╯╘═╛!

人家明着说就是要帮忙作弊,坦白直率,但他突然觉得好气好焦躁是怎么回事?

Tagged